You may say that I'm a dreamer.But I'm not the only one.

去丹弗有多远?

Mal du pays

阿尔家的松鼠真厉害,连网线都吃。orz

生活依然是一坨那啥,I'm so fed up.不过每天早上推开窗户迎接清晨的微风的时候,都感到一股微风一般的喜悦席卷我的心。Mal du pays,白天是我失去的天堂,夜晚则是我逃离的地狱。

Avatar,看完了之后找出了一些特技上的bug,和过于大以至于变得廉价和空洞的爱情。坐在我旁边的情侣一直在吃爆米花,满耳朵都是嘎吱嘎吱声。其实平心而论,这部电影在剧作理论上已经非常完美了,该煽情的时候煽情,该说教的时候说教,起承转合清晰得不得了,也没刻意去炫3D特技,我本来不该这样挑骨头,大概是因为爆米花坏了我的心情……人是情绪动物嘛。

我非常地疑惑,为何所有人都会同情帕涅罗珀的痛苦,却很少人在乎卡吕普索的泪水。


  1. 2010-01-30 00:28 |
  2. 未分类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
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.

Trackbacks URL
http://lilysbreath.blog128.fc2.com/tb.php/22-0776e98a
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