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may say that I'm a dreamer.But I'm not the only one.

去丹弗有多远?

伊塔克

奥德修斯和卡吕普索一起生活了整整7年。7年,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。它可以磨平任何青春年少的棱角,爱的火花,情人玫瑰一样娇艳的容颜,飞奔去见一个人时脚步在巷子里敲出的清脆的回响,或者是些别的什么。他回到伊塔克岛以后,可曾想起过她?

然后你,奥德修斯,过得可好?

厄俄斯乘着朝霞,温柔的忒提斯流下眼泪,轻轻叹息。如此广阔的天穹下,漂泊了二十年的人回到了故乡,却没有人问起过他的经历。帕涅罗珀等了二十年,每一双眼睛都在监视着她的贞洁,在这二十年间,她一点也不快乐。她站在道德之巅上,可她一点都不快乐。

伊塔克岛的一切向我涌来。
  1. 2010-02-01 09:13 |
  2. 未分类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
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.

Trackbacks URL
http://lilysbreath.blog128.fc2.com/tb.php/25-7c9091fa
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