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may say that I'm a dreamer.But I'm not the only one.

去丹弗有多远?

法伊阿吉亚人对尤利西斯的问话

“异乡人,说说你的经历吧。”

“我来自阳光明媚的伊塔克,那儿的泉水流淌着牛奶与蜂蜜……”

我唯一值钱的财产,一个伊塔克古瓶上,瞎子老人蒙尘的竖琴唱出无言的歌。银铠甲与盾牌上,镂刻出古希腊战士故乡的颜色,青翠的原野与牛羊,远处的星辰与太阳一并发出莹白色的光。死了也不要紧,头颅滚向大地时,母亲的力量会让你复活。

“诸神不让我回到故乡,是因为妒忌我的幸福。”

“我越思念故乡,我的记忆就越空洞。”

“我非常地害怕。围绕在帕涅罗珀周围的,是我记忆巨大的空白。”

“她是谁?在回忆中向我温柔又悲哀地微笑。”

“如果不在眼前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,记忆就会消失。”

事实上,他回到伊塔克的时候,根本没有认出眼前浓雾后的景色是故乡。他早就不记得啦。



二十年以后,帕拉斯雅典娜的怒火早已平息。可是我们再回去的时候,往往已经什么都不认得了。
  1. 2010-02-01 09:46 |
  2. 未分类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
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.

Trackbacks URL
http://lilysbreath.blog128.fc2.com/tb.php/26-77b8c856
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