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may say that I'm a dreamer.But I'm not the only one.

去丹弗有多远?

致一位诀别的小伙子

无知又傲慢的人们,

大概是为了驱逐心与心之间的高墙而恐惧地呐喊。

它是驱逐不了的,听我说,因为语言早已被上帝混乱。

你不愿与他人肩并肩在黑暗中行走

你要推倒,炸毁那墙桓。

可你何不用诗人的心抵住那荆棘,然后歌唱着



永恒的潮水漫过我的脚背向我涌来,

在尽头,巴别塔上坐着那个孤独的恶毒天才。

有人说佛陀不是神,他只是个忧郁的王子。



我的balalaika唱不出手摇风琴的音色,它已暗哑,它已失色

它不像一朵花,可以别在你的衣襟上。

它只能博您一笑,

因为它是一首拙劣的歌。
  1. 2010-03-25 23:35 |
  2. 未分类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
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.

Trackbacks URL
http://lilysbreath.blog128.fc2.com/tb.php/34-b97f5406
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