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may say that I'm a dreamer.But I'm not the only one.

去丹弗有多远?

迟来的情人节贺礼。

我个人并不偏爱苏俄时代的电影与文学(当然不包括肖霍洛夫那样的大师),说不上来为什么,或者是……在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,已经隐约浮现出两条截然不同的路:踏过血泊的历史理性和彻底的东正教精神。这正是近代俄罗斯的写照。而前者与后者那或许一脉相承。只有俄国这种饱含农耕文明土地深情的国家,才有那种浪漫精神和对于人之无处安居的神经质般的紧张。对于世俗化下的东正教精神的彻底失望,或许反弹到了彻底的虚无主义,历史理性。


暴力与专制不是在情理之中的吗。


但是惟独钟情于布拉金斯基不同时代的音乐,最冰冷的雪,最火热的酒,最深沉的悲痛,最疯狂轻浮的心。


 


Topic:APH国拟人 - Genre:Anime/Manga

  1. 2010-02-25 01:13 |
  2. Russia/China露中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大过年的我画这个……

 


也就是一次色彩练习好了,不知为毛看上去总觉得像哪个漫画家的风格却又想不起来,真糟糕啊……


 

Topic:APH国拟人 - Genre:Anime/Manga

  1. 2010-02-13 23:18 |
  2. The Iron Curtain铁幕众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【APH时代架空/全员政治军事架空】The Tower of Babel 巴别塔

 


看盘尼卡先生的《跋》有感的一篇短漫,不是坑哟0v0 因为坑品太差不好意思再开坑了orz 时代架空背景,但是故事并不新鲜。“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。” 画风诡异,故事诡异。食用请慎重。情绪时有外溢,请具备最基本的信息筛选能力的童鞋观看。 造塔的代价如此巨大,时空损耗,环境污染,能源匮乏,沟通障碍,并且利益至上。战争,饥荒,危机与革命的意义,都能够从巴别塔的故事里找出影子来。


漫画是架空历/史背景,在这个故事中,杜鲁,门与斯,大林没有那么快地挂,冷/战也没有结束而是一直持续着,而由此引发的军/备与科/技竞赛使得人类的科技水平发展到了可怕的地步。就是那种外面都飞着冰欺凌售卖摊,你可以向托尼买5美分一甜筒0v0 对就是那种感觉!混乱,破败,傲慢的城市中央耸立着一座怪物一般的信息之塔。各种信息泥沙俱下,真假难辨。恋/童,种/族/主/义以及黑/帮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人所控制的黑/市里进行着洗/钱和改写他人记忆之类的勾当。没有什么能够保证数据的可靠性,谣传与事实渐渐重叠,逐渐合一。(……美剧)


 


Read more

Topic:APH国拟人 - Genre:Anime/Manga

  1. 2010-02-11 23:19 |
  2. APH历史架空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A quoi ça sert l'amour?


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津津乐道的小成本摇滚电影(真的非常小成本!)《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》,导演自编自导自演还自己写歌自己唱大玩变性,风骚地在镜头前扭来扭去,但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部电影的主线旋律《The origin of love》是一首好歌。

大概说的是远古时世界上的人类都有两副面孔、四手四足和两套生殖器官。他们分为三种性别: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是太阳之子(极阳),女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是大地之子(极阴),而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则是月亮之子(阴阳共生)。人类的繁荣引起了诸神的不满,于是使用闪电将所有人都劈为两半。人类被分开后原本的两半互相思念不已,希望再次重聚,于是环抱着努力合为一体,我们称其为爱。

我被这首歌所唱的亘古不变的悲情宿命打动了,这首歌的内容出自于以上所述的柏拉图的《飨宴篇》中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。当年为了理想国这本书可热血沸腾啦0v0

上一次我看见你时,我们刚一分为二。你望着我,我也望着你。你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。但我认不出你。因为你的脸上有血,我的眼中有血。不过从你的神情中我看见了你灵魂深处的痛苦,亦是我灵魂深处的苦楚。像一道闪电贯穿心脏的苦楚。我们称之为爱。

我们就这样变成了孤独的二足动物。那就是爱的根源。
  1. 2010-02-02 08:16 |
  2. 未分类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

法伊阿吉亚人对尤利西斯的问话

“异乡人,说说你的经历吧。”

“我来自阳光明媚的伊塔克,那儿的泉水流淌着牛奶与蜂蜜……”

我唯一值钱的财产,一个伊塔克古瓶上,瞎子老人蒙尘的竖琴唱出无言的歌。银铠甲与盾牌上,镂刻出古希腊战士故乡的颜色,青翠的原野与牛羊,远处的星辰与太阳一并发出莹白色的光。死了也不要紧,头颅滚向大地时,母亲的力量会让你复活。

“诸神不让我回到故乡,是因为妒忌我的幸福。”

“我越思念故乡,我的记忆就越空洞。”

“我非常地害怕。围绕在帕涅罗珀周围的,是我记忆巨大的空白。”

“她是谁?在回忆中向我温柔又悲哀地微笑。”

“如果不在眼前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,记忆就会消失。”

事实上,他回到伊塔克的时候,根本没有认出眼前浓雾后的景色是故乡。他早就不记得啦。



二十年以后,帕拉斯雅典娜的怒火早已平息。可是我们再回去的时候,往往已经什么都不认得了。
  1. 2010-02-01 09:46 |
  2. 未分类
  3. | Trackbacks:0
  4. | Comments:0